群众创作

永寿访槐

作者:秦澍瑶

发布时间:2022-05-11 07:34:57

来源:西安日报

刺槐开花,是景色也是美食。 (尚洪涛 摄)

还没进入永寿的地界,充斥在空气里的洋槐花香,就热情好客地跑来迎接我们了,让人从头香到脚。

当车进入永寿,目之所及,眼之所望,皆是铺天盖地的洋槐树。远远望去,嫩白的花儿在绿叶间若隐若现,犹抱琵琶半遮面,勾人魂魄。而浓烈炙热的洋槐花香,和着初夏的暖风,如发酵的酒一样,让人有些微醉。

我见过北京的国槐,也到访过山西洪洞的大槐树,但当我看到如海水一样汹涌的永寿洋槐时,仍是震惊了。永寿的槐是刺槐,因为是西洋的舶来品,所以也称洋槐。这一种外来品,一落入永寿的大地,便如鱼得水、鸟入山林,变得分外欢实。它们沿着屋脊状的千山余脉——永寿梁四散开来,随着泾水、渭河流域而去,形成了“千山竞秀,百里槐香”的壮美画卷。生长快、寿命长、耐干旱、忍瘠薄、适应性强的洋槐,成为梁峁纵横的永寿梁固水保土的最好植物。它们的生命紧紧地贴在一起,惺惺相惜地成就着对方,在永寿大地形成了波澜壮阔的槐蜜之乡。而赏槐,也成为近年来这里发展生态旅游、脱贫致富的大手笔。春末夏初,这里四十多万亩槐林同时飘香时,气势轩昂、声势浩大,任别处都难以媲美。我们的车如一叶小舟在槐海里游荡,从一个浪尖奔向另一个浪尖。徜徉花海间的幸福感,让人可以任意驰骋,随蜂飞,跟蝶舞。就在这波浪起伏中,我们离翠屏山越来越近了。

咸阳永寿县,古称广寿、长寿。上世纪五六十年代,永寿县发动万名群众上山下沟,植树造林;半个世纪后,就形成了百里绵延、蔚为壮观的全国最大槐树林场,翠屏山森林公园里的洋槐林更是连绵不绝。

已是五月,别处的槐花都已落败,而永寿梁上的洋槐花才刚刚起步。它们依着次序,随着海拔和温差,从山下往山上次第开放,据说最晚的花期可到六月。公路随山而高,热情洋溢的洋槐纷纷出列相迎。近看朵朵串串,远望成片如团,俯视沟沟梁梁都是雪色,如一幅水墨山水,恰到好处地点缀,自然而然地留白,惊世骇俗。轻风摇曳,花海泛起股股波浪,香气妖娆。成千上万的蜜蜂在花间飞舞,轻轻地煽动着羽翼,生怕触动了花蕊的芬芳。这一场由亿万棵洋槐组成的花事,涌动着雪一样的浪涛,这是何等的气魄!何等的壮阔!

放眼四望,尽情吮吸,大声呼喊:“我来了!”山间似乎传来丝丝窃笑。我疑惑,眺望,静听,只有风中洋槐窸窸窣窣的声响。我为自己的失态而哑然,其实我们都是槐香的孩子。在那食不果腹、没有零食的年代,玉一样洁白的洋槐花,铺展开了一个个乡村人家晦涩难挨的烟火日子,成为孩童最好的零食。再看这满山遍野的洋槐花,我不得不感念:它们坚守的不仅是黄土高原的生态屏障,还装载着我们美好的记忆。

在一道沟前停车。路的两边都是两三米高的槐树,错落成行,浓荫蔽日。洋槐花开得正好,在阳光下泛着耀眼的白。一朵朵玲珑剔透的小花瓣,挨挨挤挤地簇拥着嫩枝,编织出一串串素洁、雅致的花穗,倒挂枝头。微风拂过,曼妙起舞。树下是高低起伏的野草,如一张毯子铺满了大地。各种花儿夹杂其中,白的清秀,黄的灿烂,蓝的耀眼。鸟儿无所顾忌地鸣叫着,根本不怕人们的脚步。躺在槐林下,抛却一切尘世烦恼。休息够了继续前行,到达海拔约1300米的山顶时,这里的洋槐花才起苞米。真是“一山有四季,十里不同天”呀!

从另一侧下山,路两边槐林里随处可见成堆成排的蜂箱;成群结队的蜜蜂,飞出飞进,忙碌异常。南腔北调的蜂农齐聚在此,赶着花事。农家乐里,更是人头攒动,槐花麦饭、凉拌槐花、槐花炒鸡蛋、槐花包子……让人吃得乐不思蜀。乡民守着槐山打造出“中国槐乡”,招引蜂农,创办槐花节,开发系列槐花产品,让古老的永寿焕发出盎然新气象。

“槐林五月漾琼花,郁郁芬芳醉万家。春水碧波飘落处,浮香一路到天涯。”在永寿,我访到了槐,更访到了槐乡人永寿的秘密。

责任编辑:高佳雯

更多资讯,下载群众新闻

塞班岛新闻

编辑推荐

娱乐星闻

群众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

Copyright © 1998-2022 by www.sxdaily.com.cn. all rights reserved